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案例五:收养“弃婴”继承权纠纷案

 

收养“弃婴”继承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


    被继承人吴某
1993年7月收养弃婴,取名吴小某,1994年7月5日办理了收养公证。自吴小某被收养以来,与吴某建立了一定的母女感情。吴某本人表示其有能力也愿意抚养原告,并于1998年8月申请在西安市公安局某分局某路派出所为吴小某办理了户口登记。2013年9月22日吴某死亡,留下两套房屋。但吴某兄长、吴小某舅父吴某男却在吴某死后一直占有该遗产并拒不返还吴小某。吴小某迫于无奈,诉至法院,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位于西安市某区某街某小区32幢50204号房屋(130. 39平米)及位于西安市某区某庄园东区2幢16层1号房屋(84.08平米)两套房屋由吴小某继承所有;判令2007年5月至2013年9月22日期间吴某诊所的营业收入归吴小某所有;判令吴某男返还上述财产。

【裁判结果】


    一审某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吴小某的公证收养发生在《中国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施行之后,应适用《收养法》的规定。《收养法》规定,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收养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的,办理登记的民政部门应当在登记前予以公告,吴小某与被继承人吴某之间的户籍信息虽显示为养母女关系,吴小某户口也在吴某名下,但被继承人吴某未依法向民政部门办理收养登记手续,吴某与吴小某之间的收养关系不成立。故吴小某对吴某的遗产没有继承资格。依法应驳回吴小某的起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吴小某的起诉。吴小某不服,提起上诉,西安中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省高院也依法驳回其再审申请。

    (案例推荐单位:陕西伟天律师事务所)


【专家点评】


    吴小某诉吴某男继承纠纷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
:吴小某究竟有无继承权?而吴小某有无继承权的关键问题是吴小某与被继承人吴某的养子女关系是否成立。吴小某主张其作为弃婴被其养母吴某于1993年7月收养,1994年7月5日办理了收养公证,吴某于1998年1月办理了户籍登记。1992年4月1日实施 的《收养法》第十五条规定:“收养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以及社会福利机构抚养的孤儿的,应当向民政部门登记。” 但并未规定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成立或者未经登记收养关系不成立或者无效。而1999年修改后的《收养法》针对收养弃婴明确规定“收养关系自办理收养登记之日起成立及办理登记的民政部门应当在登记前予以公告”。由此引发了法律适用理解上的争议,即适用收养行为发生时1992年《收养法》第15条的规定能否认为收养弃婴未向民政部门办理的登记的收养关系不成立。经区法院一审、市中级法院二审和省高级法院再审最终都以本案吴某对吴小某的收养系对弃婴的收养,因其没有向民政机构办理登记,作出其收养关系不成立的认定。这对于法院处理此类案件具有指导意义,也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办理收养关系必须严格遵守《收养法》提供了指引。依据《收养法》的规定办理收养关系应当向民政机关办理登记的,必须向民政机关登记;否则,即使办理了收养公证、户籍登记,也不能成立收养关系。

(点评人: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科学》主编  韩松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