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案例八:某煤矿诉省人社厅工伤认定决定案

 

某煤矿诉省人社厅工伤认定决定案


【基本案情】


陕西陕煤铜川矿业有限公司某煤矿(简称某煤矿)与第三人蔚某于2010年8月1日建立劳动关系。2014年5月17日,第三人蔚某被安排至原告425卸压巷井下工作。期间,蔚某被工友董某等发现其趴在风筒上,遂喊人救助。后蔚某被送往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救治,入院诊断为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破入脑室。2014年11月25日,蔚某向陕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下称省人社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省人社厅审查后受理,并经调查后认为第三人所受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遂作出编号2015-M14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蔚某所受伤害为工伤,并向某煤矿和蔚某送达了该决定书。某煤矿不服,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省人社厅根据第三人的申请,依法受理、审查和调查核实,依法作出认定工伤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某煤矿的诉讼请求。宣判后,某煤矿不服,以被上诉人省人社厅做出的工伤认定没有事实依据、法律适用不当、程序违法为由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当庭进行了宣判。

该案是我省省级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的第一案,社会影响大,关注度高。西安中院对该案高度重视,由三位审委会委员共同组成合议庭,通过直播方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准确、高效做出了裁判并当庭宣判,及时回应了争议焦点;针对行政机关在行政行为中的程序瑕疵问题,法院以司法建议的形式向省人社厅指出。西安市依法治市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了45个市级行政机关的90余名负责人观摩庭审,对促进政府依法行政以案释法。被上诉人省人社厅委派1名副厅长出庭应诉,系全省第一例省级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的案件,系我省落实新行政诉讼法、也为各行政机关落实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工作、推进法治政府建设案件的典范。两名证人均出庭作证,接受法庭询问,对法庭查明案件争议焦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是长期以来证人以书面证言代替出庭作证现象的一个突破。宣判后,案件第三人及亲属当场向法庭致谢,旁听的群众和媒体记者都表示,案件的审理思路清晰,程序规范,【裁判结果】合法且入情入理。市法院的新浪网微博平台对庭审整个过程进行了图文视频直播。中国新闻网第一时间对庭审发布了新闻报道,人民网、新浪网、凤凰网、搜狐网等多家大媒体转载了此报道,网上阅读量近10万。《人民法院报》等纸质媒体亦作了报道。


    (案例推荐单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专家点评】


    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其一,作为被告的省级政府工作部门负责人亲自出庭应诉。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规定被告行政机关负责人原则应当出庭应诉,其主要目的在于将行政案件审理情况与行政机关工作进行有效衔接以推进依法行政和法治政府建设,但现实中我省行政机关负责人实际出庭应诉目前仅有
2.7%左右。其二,本案被告行政机关有关第三人工伤事实是主要依据了法律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原则进行的认定。《工伤保险条例》和《工伤认定办法》均规定了“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 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而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案中查明事实表明职工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尽管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但却没有证据证明其主张。其三,被告行政机关形成的调查笔录未经被调查人签字属于程序瑕疵。一般而言调查笔录未经被调查人签字因程序违法,但在被调查人出庭作证证明该笔录系对其调查而形成情况下,属于行政机关程序瑕疵,不影响其有效适用。


    (点评人:省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西北政法大学
  王周户教授)